《秋水》九

    莊子釣于濮水,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,曰:“愿以境內累矣!”

    莊子持竿不顧,曰:“吾聞楚有神龜,死已三千歲矣,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。此龜者,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?寧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?”二大夫曰:“寧生而曳尾涂中。”莊子曰:“往矣,吾將曳尾于涂中。”

    惠子相梁,莊子往見之。或謂惠子曰:“莊子來,欲代之相。”于是惠子恐,搜于國中,三日三夜。

    莊子往見之,曰:“南方有鳥,其名為鹓,子知之乎?夫鹓,發于南海而飛于北海;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于是鴟得腐鼠,鹓過之,仰而視之曰:‘嚇’!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?”

    莊子與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莊子曰:“儵魚出游從容,是魚之樂也?”惠子曰:“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”莊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魚也,子之不知魚之樂,全矣。”莊子曰:“請循其本。子曰‘汝安知魚樂’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。我知之濠上也。”


譯文

    莊子在濮水邊垂釣,楚王派遣兩位大臣先行前往致意,說:“楚王愿將國內政事委托給你而勞累你了。”

    莊子手把釣竿頭也不回地說:“我聽說楚國有一神龜,已經死了三千年了,楚王用竹箱裝著它,用巾飾覆蓋著它,珍藏在宗廟里。這只神龜,是寧愿死去為了留下骨骸而顯示尊貴呢,還是寧愿活著在泥水里拖著尾巴呢?”兩位大臣說:“寧愿拖著尾巴活在泥水里。”莊子說:“你們走吧!我仍將拖著尾巴生活在泥水里。”

    惠子在梁國做宰相,莊子前往看望他。有人對惠子說:“莊子來梁國,是想取代你做宰相。”于是惠子恐慌起來,在都城內搜尋莊子,整整三天三夜。

    莊子前往看望惠子,說:“南方有一種鳥,它的名字叫鹓,你知道嗎?鹓從南海出發飛到北海,不是梧桐樹它不會停息,不是竹子的果實它不會進食,不是甘美的泉水它不會飲用。正在這時一只鷂鷹尋覓到一只腐爛了的老鼠,鹓剛巧從空中飛過,鷂鷹抬頭看著鹓,發出一聲怒氣:‘嚇’!如今你也想用你的梁國來怒叱我嗎?”

    莊子和惠子一道在濠水的橋上游玩。莊子說:“白儵魚游得多么悠閑自在,這就是魚兒的快樂。”惠子說:“你不是魚,怎么知道魚的快樂?”莊子說:“你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魚兒的快樂?”惠子說:“我不是你,固然不知道你;你也不是魚,你不知道魚的快樂,也是完全可以肯定的。”莊子說:“還是讓我們順著先前的話來說。你剛才所說的‘你怎么知道魚的快樂’的話,就是已經知道了我知道魚兒的快樂而問我,而我則是在濠水的橋上知道魚兒快樂的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新濠天地 版權所有

天门麻将 重庆时时下载安装 3d开机号开奖助手 极速赛车彩票害人 老时时彩十位走势 四川时时高手群 11选五5开奖结果贵阳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 Ⅱ选5开奖结果江苏 安徽快3和值号码 江西时时中奖领不到 体彩黑龙江11选5开奖5结果 福建体彩11选五最新走势图百度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今天 311山东时时 牛牛十提现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今天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