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兵第三

  武侯問曰:“進兵之道何先?”起對曰:“先明四輕、二重、一信。”曰:“何謂也?”對曰:“使地輕馬,馬輕車,車輕人,人輕戰。明知陰陽,則地輕馬;芻秣以時,則馬輕車;膏锏有余,則車輕人;鋒銳甲堅,則人輕戰;進有重賞,退有重刑,行之以信,令制遠,此勝之主也。”
  武侯問曰:“兵何以為勝?”起對曰:“以治為勝。”又問曰:“不在眾寡?”對曰“:“若法令不明,賞罰不信,金之不止,鼓之不進,雖有百萬何益于用?所謂治者,居則有禮,動則有威,進不可當,退不可追,前卻有節,左右應麾,雖絕成陳,雖散成行。與之安,與之危,其眾可合不可離,可用而不可疲,投之所往,天下莫當。名曰父子之兵。”
  吳子曰:“凡行軍之道,無犯進止之節,無失飲食之適,無絕人馬之力。此三者,所以任其上令。任其上令,則治之所由生也。若進止不度,飲食不適,馬疲人倦而不解舍,所以不任其上令。上令既廢,以居則亂,以戰則敗。”
  吳子曰:“凡兵戰之場,立尸之地,必死則生,幸生則死。其善將者,如坐漏船之中,伏燒屋之下,使智者不及謀,勇者不及怒,受敵可也。故曰,用兵之害,猶豫最大;三軍之災,生于狐疑。”
  吳子曰:“夫人當死其所不能,敗其所不便。故用兵之法,教戒為先。一人學戰,教成十人。十人學戰,教成百人。百人學戰,教成千人。千人學戰,教成萬人。萬人學戰,教成三軍。以近待遠,以佚待勞,以飽待饑。圓而方之,坐而起之,行而止之,左而右之,前而后之,分而合之,結而解之,每變皆習,乃用授其兵。是謂將事。”
  吳子曰:“教戰之令,短者持矛戟,長者持弓弩,強者持旌旗,勇者持金鼓,弱者給廝養,智者為謀主。鄉里相比,什伍相保,一鼓整兵,二鼓習陳,三鼓趨食,四鼓嚴辦,五鼓就行。聞鼓聲合,然后舉旗。”
  武侯問曰:“三軍進止,豈有道乎?”起對曰:“無當天灶,無當龍差別。天灶者,大谷之口;龍頭者,大山之端。必左青龍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,招搖在上,從事于下。將戰之時,審候風所從來。風順致呼而從之,風逆堅以待之。”
  琥侯問曰:“凡畜卒騎,豈有方乎?”起對曰:“夫馬,必安其處所,適其水草,節其饑飽。冬則溫燒,夏則涼廡。刻剔毛鬣;謹落四下。戢其耳目,無令驚駭。習其馳逐,閑其進止。人馬相親,然后可使。車騎之具,鞍、勒、銜、轡,必令完堅。凡馬不傷于末,必傷于始;不傷于饑,必傷于飽。日暮道遠,必數上下;寧勞于人,慎勿勞馬;常令有馀,備敵覆我。能明此者,橫行天下。”


譯文:

  武侯問:“進兵的方法什么是首要的?”吳起答:“首先要懂得四輕、二重、一信。”武侯又問:“這話怎么講呢?”吳起說:“[四輕]就是地形便于馳馬,馬便于駕車,車便于載人,人便于戰斗。了解地形的險易,[善于利用]地形,就便于馳馬。飼養適時,馬就便于駕車。車軸經常保持潤滑,車就便于載人。武器鋒利,皚甲堅固,人就便于戰斗。[二重]就是近戰有重貧,后退有重刑。[一信]就是賞罰必信。確能做到這些,就掌握了勝利的主要條件。

  武侯問:“軍隊靠什么打勝仗?”吳起答:“治理好軍隊就能打勝仗。”又問:“不在于兵力多少嗎?”吳起答:“如果法令不嚴明,賞罰無信用,鳴金不停止,擂鼓不前進,雖有百萬之眾,又有什么用處?所謂治理好,就是平時守禮法,戰時有威勢,前進時銳不可擋,后退時速不可追,前進后退有節制,左右移動聽指揮,雖被隔斷仍能保持各自的陣形,雖被沖散仍能恢復行列。上下之間同安樂、共患難,這種軍隊,能團結一致而不會離散,能連續作戰而不會疲憊,無論用它指向哪里,誰也不能阻擋。這叫父子兵。”

  吳子說:“一般用兵作戰的原則,不要打亂前進和停止的節奏不要耽誤適時供給飲食;不要耗盡人馬的體力。這三項是為了使軍隊保持充分的體力,能勝任上級付予的使命。使軍隊能勝任其上級付予的使命,就是治軍的基礎。如果前進和停止沒有節奏;飲食不能適時供給,人馬疲憊不得休息,軍隊就不能勝任其上級所付予的使命,上級的命令就不能實施,駐守必然混亂,作戰必定失敗。”

  吳子說:“凡兩軍交戰的場所,都是流血犧牲的地方。抱必死決心就會闖出生路,僥幸偷生就會遭到滅亡。所以,善于指揮作戰的將領,要使部隊就象坐在漏船上,伏在燒屋之下那樣;急迫地采取行動。[因為在這種緊急情況下,]即使機智的人,也來不及去周密謀劃,勇敢的人也來不及去振奮軍威,只能當機立斷,奮力拼搏,[才可保全自己,打敗敵人。]因此說,用兵的害處,猶豫最大,全軍失利,多半產生于遲疑。”

  吳子說:“士卒在戰斗中往往死于沒有技能,敗于不熟悉戰法。所以用兵的方法。首先是訓練。一人學會戰斗本領了,可以教會十人。十人學會,可以教會百人。百人學會,可以教會千人。千人學會,可以教會萬人。萬人學會,可以教會全軍。[在戰法上,]以近待遠,以逸待勞,以飽待饑。[在陣法上,]圓陣變方陣,坐降變立陣,前進變停止,向左變向右,向前變向后,分散變集結,集始變分散。各種變化都熟悉了,才授以兵器。這些都是將領應該他的事情。”

  吳子說:“教戰的法則,身體矮的拿矛栽,身體高的用弓努,強壯的杜大旗,勇敢的操金鼓,體弱的擔任飼養,聰明的出謀劃策同鄉同里的編在一起,同什同伍的互相聯保。[軍隊行動的信號:]打一通鼓,整理兵器。打兩通鼓,練習列陣。打三通鼓,迅速就餐。打四通鼓,整裝待發。打五通鼓,站隊整列。鼓聲齊鳴,然后舉旗[指揮軍隊行動]。”

  武侯問道:“軍隊前進、停止,有一定的原則嗎?”吳起答:“不要在‘天灶’扎營,不要在‘龍頭’上駐兵。所謂天灶,就是大山谷的口子。所謂龍頭,就是大山的頂端。軍隊指揮,必須左軍用青龍旗,右軍用白虎旗,前軍用朱雀旗,后軍用玄武旗,中軍用招搖旗在高處指揮,軍隊在其指揮下行動。臨戰時,還要觀察風向,順風時就呼噪乘勢進擊,逆風時就堅陣固守,等待變化。”

  武侯問:“馴養軍馬,有什么方法呢?”吳起答:“軍馬,飼養處所要安適,水草要喂得適當,饑飽要有節制。冬天要保持馬廄的溫暖,夏天要注意馬棚的涼爽。經常剪刷鬃毛。細心鏟蹄釘掌,讓它熟悉各種聲音和顏色,使其不致驚駭。練習奔馳追逐,熟悉前進、停止的動作,做到人馬相親,然后才能使用。挽馬和乘馬的裝具,如馬鞍、籠頭、嚼子、韁‘繩等物,必使其完整堅固。凡馬匹不是傷于使用完了時,就是傷于使用開始時。不傷于過饑,就傷于過飽。當天色已晚路程遙遠時,就須使乘馬與步行交替進行。寧可人疲勞些,不要使馬太勞累。要經常保持馬有余力,以防敵之襲擊。能夠懂得這些道理的,就能天下無敵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新濠天地 版權所有

天门麻将 北京赛pk10稳赢公式 下载福彩乐每天3d试机号 腾讯棋牌手游 j江西时时走势 新浪爱双色球走势图500期的 体彩北京11选5开奖 宁夏体彩11选5近期开奖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是假的吗 3d2019173期试机号 l老时时开奖号码 浙江12选5中奖规则 彩02彩票手机版本 极速时时早上几点开 甘肃11选5走势图玩法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洲幸运5控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