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回 平北公承恩完配

  詞曰:

  俊俏佳人,風流才子,天然吩咐成雙。看蘭堂綺席,燭影燦煌。數幅紅羅繡帳,氤氳看寶鴨焚香。分明是,美果浪里,交頸鴛鴦。細留心,這回算也,千萬遍相思,到此方償。念宦波風險,回首微茫。惟有花前月下,盡教我、對酒疏狂。繁華處,清歌妙舞,醉擁紅妝。

  ——右調《風凰臺上憶吹蕭》話說汾陽王差官在黃河翻了船,失了郭子儀原書,又沒處打撈,無可奈何,只得懷著鬼胎,走了幾日,到范陽城里經略衙門上來。還未開門,差官在轅門上站了一會,只聽得里面一聲鼓響,外邊鼓停,一派吹打,放起三個大炮,齊聲吆喝開門。

  等投文領文事畢,差官央個旗牌報進去。不多時,旗牌喚入,報門而進。差官到堂下稟道:“汾陽王府差官叩見老爺。”鐘景期間道:“郭老爺差你至此何干?”差官道:“郭老爺差小官送信來此,不期在黃河覆舟,只拾得一條性命,原書卻失落了,求老爺憐耍”鐘景期道:“但不知書中有何話說?”差官道:“沒有別的話,是特來報老爺的喜信。”景期道:“有何喜信?”差官道:“圣上欽賜一位夫人與老爺完姻,因此,差小官特來通報。”景期驚道:“可曉得是誰家女?”差官道:第一美女傳。“就是郭府中第十院美人。小官也不曉得姓名。”景期大驚道:“圣上好沒分曉,怎么將郭府歌姬賜于大臣為命婦?”中心怏怏不悅,吩咐中軍,將白銀十兩賞與差官,也無心再理堂事。www.guwenxue.net

  即令繳了牌簿,放炮封門,退入后衙來。

  雷天然問道:“相公今日退堂,為何有些不樂?”景期道:“可笑得很。適才京中有差官來報,說圣上要將郭汾陽府中一個歌姬賜與下官為配,你道好笑也不好笑?”天然道:“相公作何區處?”景期道:“下官正在此委決不下,想她既是圣上賜婚的,一定不肯做偏房的了。若把她做了正室,那明霞小姐一段姻緣如何發付。就是二夫人與下官同甘共苦,到今日榮華富貴,難道倒叫你屈在歌姬之下。曉得的還說下官出于無奈,不曉得的,只道下官是薄幸人了。展轉躊躇,甚難區處,如何是好?”天然道:“相公不須煩惱,妾身倒有計較在此。”景期道:“愿聞二夫人良策。”天然道:“賜婚大典,決不敢潦草從事,京中想必有幾日料理,一路乘傳而來,頒詔的逢州過縣,必要更換夫馬,取索公應,自然遲延月日。我想東京到此,比西京路近,相公可修書一封,差人連夜到東京,報知葛公,叫他將明霞小姐兼程送到范陽,先成了親。那時賜婚到來,相公便可推卻,說已經娶有正室,不敢停妻再娶,作傷風敗俗之事。

  又不敢辜負圣恩,將欽賜夫人為妾。上表辭婚,名正言順,豈不是兩全之策。“景期大喜,連忙寫起書來。就差馮元赍書前去。馮元領命,將書藏在懷中,騎著快馬,連夜出城,往東京進發。五日五夜已到東京,進城徑投安撫使衙門上來,恰值關門,馮元焦躁起來。方要向前傳鼓,有巡捕官扯住道:”老爺與學士李老爺在內飲酒,吩咐一應事體,不許傳報。你什么人敢這般大膽?“馮元道:”你這巡捕,眼睛也不帶的,我是河北鐘第一美女傳。老爺差來的,內有要緊事,要見你家老爺。你若不傳,倘誤了大事,就提你到范陽,砍下你的頭顱來。“巡捕官沒奈何,只得替他傳鼓稟報。

  不多時,里面一聲云板,發出鑰匙來開門,放馮元進去。

  早有內班門子,領馮元到川堂后花亭上來。見葛太古與李太白兩個對坐飲酒,馮元向前叩頭,呈上主人的書。太古接來一看,大驚道:“如何圣上卻有這個旨意?”馮元道:“他使著皇帝性子,生巴巴的要把別人的姻緣奪去。家老爺著小的多多拜上,老爺道:”一見了書,即連夜送小姐,先到范陽成親,然后好上表辭婚。“太古心內思量道:”爭奈明霞女兒,沒有尋著,只得把碧秋充做明霞,先去便了。“就向李白道:”小女遣嫁范陽,李兄原是媒人,敢煩一行。“大白道:”我是原媒,理應去的,何須說得。“太古大喜,就差人出去雇船。因要趕路,不用坐船。只雇大官船三艘,并劃船六艘,裝載妝奩。

  原來葛太古因景期下聘時,只說平賊之后,就要成親,所以,衣服、首飾、器皿家伙,都件件預備,故此一時就著人盡搬下船,先請李太白去坐了一艘浪船,又發銀子雇了五、六十名人夫扯牽。一一安排了,進來叫碧秋打點,連夜下船。碧秋下淚道:“這正是姐姐良緣,孩兒怎好閨中奪取,況爹爹桑榆暮景,孩兒正宜承歡膝下,何敢遠離。”太古也掉下眼淚道:“做了女子,生成要適人的,這話說他怎的,只是日后倘尋著明霞孩兒,須善為調處。事情急迫,不必多言了。”碧秋道:“孩兒蒙爹爹如此大恩,怎敢有負姐姐,倘尋見姐姐,孩兒即當避位側室,以讓姐姐便了。”太古道:“若得如此,我心安矣。”

  說罷,就叫十個丫環贈嫁前去。又著管家婆四人,在船伏侍。

  各人領命收拾起身,太古便催碧秋上轎,碧秋向太古拜了四拜,哽咽而別。上了轎,那十個丫環并口個管家婆,也都上了小轎,第一美女傳。簇擁而去。下船,太古也擺導到船邊,各船上檢點家伙,差幾個家人隨去。又到太白船上作別了,又下碧秋船內叮嚀一回,揮淚依舊上岸回去。馮元就在李太白船內。李太白吩咐就此開船,各船一齊解纜,由汾河入汴河,往北,晝夜前往。

  不上半月,已到范陽,早有人報知。鐘景期出來拜望李太白,太白接入艙中施禮坐了。先敘寒溫,后談衷曲。正說話時,飛馬來報道:“司禮監高公公捧著圣旨,護送欽賜的夫人已到三十里之外,請老爺去接詔。”景期跌足道:“再遲來一日,我這里好事成了。”便愁眉苦臉,別了太白,登岸上轎。來到皇華亭,只見軍士、侍從,引著高力士的馬而來。后面馬上一個小太監背著龍鳳包袱的詔書。再望著后邊許多從人,銀瓜黃傘,擁著一輛珠寶香車,陪著許多小轎,又有無數人夫,扛的扛,抬的抬。也有車子上載的,也有牲口上馱的,盡插小黃旗上寫:“欽賜妝奩”四字。金銀燦爛朱碧輝煌。景期接了,沒做里會處,只得接著高力士下馬,到皇華亭施禮。力士叫安排龍亭香燭,將詔書供好,伺侯景期開讀。景期吩咐打掃館驛,請欽賜夫人在內安轎,高力士就在皇華亭暫歇。一一停當,景期也沒心緒與高力士說話,忙忙的作別人城,吩咐立時在衙門備辦筵席,發帖請高力士、李太白。

  不一時,筵席已完,高力士、李太白齊到,景期接入坐定。

  說了幾句閑話,堂候官稟請上席,景期把盞送位。李太白從來不肯讓高力士的,這日因是天使,故此推他坐第一位,李太白第二位,景期主席相陪,方才入席。那太白也不等稟報上酒,便叫取大斛杯來,一連吃了二十多杯,方才抹抹嘴,而后與力士一般上酒舉筋。酒過數懷,力士問道:“為何學士公,恰好也在此?”太白道:“我特來奪你的媒錢。”力士笑道:“學士公休取笑,咱是來送親,不是媒人哩!”太白道:“若是送第一美女傳。親的,只怕要勞你送回去。”力士道:“這是怎么說?”太白道:“鐘經略公已曾聘定御史葛太古之女葛明霞為正室,學生就是原媒,今日送來成親。我想圣天子以名教治天下,豈可使臣子做那棄妻易妻的勾當,所以經略公還不敢奉詔。”力士道:“學士又來耍咱家了,請教葛明霞只有一個還是有兩個?”太白道:“自然是一個。”力士道:“這又奇了。如今圣上差來的夫人,正是葛明霞,哪里有第二個?”

  李太白笑道:“虧你在真人面前來說謊了。皇上賜的是汾陽府中歌姬,如何說是葛明霞?”高力士又道:“學士公有所不知,葛明霞逃難,誤落奸人之手,騙得賣與郭汾陽府中。郭公問她來歷,奏聞皇上,因此,欽賜來完姻。”太白道:“如此說,那個葛明霞,只怕是假的。”力士道:“那汾陽作事精細,若是假的,豈肯作欺君之事?只怕學士公送來的那一位葛明霞是假的。”太白笑道:“不差,不差,別人送來的是真的,她嫡嫡親親的父親而托我送來,難道是假的不成?”高力士道:“這等說起來,連咱也尋思不來了。”太白道:“不妨,少不得有個明白。今晚可吃個大醉,明日再講。”力士笑道:“學士公吃醉了,不要又叫咱脫靴。”太白又笑道:“此是我醉后狂放,不要介意。”高力士笑道:“咱若介意,今日不說了。”

  兩個相對大笑。只有鐘景期呆呆坐著,聽他倆人說話,如在夢中,開口不得,倒象做新娘的一般,勉強舉杯勸解。李太白、高力士又飲了一會,起身作別。高力士自回皇華亭,李太白回船內去了。景期送了二人,轉入內衙,與雷天然說上項事情,雷天然道:“這怎么處,葛公又不在此,誰人辨斷真假?”鐘景期坐一會,左思右想,沒個頭緒,只得與雷天然就寢了。

  次早起來,天然向景期道:“此事真是難處,莫若待妾身去拜望她倆個,問他可有什么憑據,取了一看,便知真假了。”第一美女傳。景期道:“二夫人言之有理。”天然一面梳妝,景期一面傳令出去,著人役伺候。天然打扮停當,到后堂上了四人大轎,勇兒并十個護衛青衣女,一齊隨著。前面人役吆喝而去,景期在署中獨自坐下,專等雷天然回來,便知分曉。正是:混濁不分鰱共鯉,水清方見兩般魚景期悶坐下了半天,見天然回來,景期接著忙問道:“事體如何?”天然道:“若論其姿容,兩個也不相上下,只是事體一發不明白了。”景期道:“怎么不明白?”天然道:“妾身先到船上,見葛公送來那位明霞小姐,她將范陽逃難在路經過許多苦楚,后來遇見父親的話,一一說與妾身聽了。后又問他可有憑據,她便將我先叔贈她的路引為據取得在此。”景期接過路引來看道:“這不消說是真的了。”天然道:“圣上賜來那位明霞小姐,也難就說是假的。”景期道:“為何呢?”天然道:“妾身次到館驛中見了她,她的說話,句句與葛公送來那位說的相合,只多得被人騙到郭府中這一段。奴討她的一據來看,卻又甚是作怪。”景期道:“她有什么憑據?”天然道:“她取出白綾帕,有相公與她唱和的詩兒在上,妾身也取在此。”

  景期接來看了,大驚道:“這是下官與葛小姐始訂姻盟時節做的,如此看起來,那個也是真的了。”

  天然笑道:“有一真必有一假,如何說倆個通是真的?”

  景期道:“下官在千軍萬馬中,方寸未常小亂。今日竟如醉如癡,不知天地為何物了。我想古來多有佳人才子,成就良緣,偏是我鐘景期有這許多魔障。”天然道:“相公且免怨悶,妾又有一計在此。”景期道:“又有何計?”天然道:“不如待妾設一大宴,請她二人赴席,并當面自己去值辨一個明白,可不第一美女傳。是好?”景期道:“此計甚妙!”雷天然道:“若在衙門里不便,可請到公所便好。”鐘景期道:“南門外一個大花園,是安祿山蓋造的離宮,地名萬花宮,我改為春明園,內中也有錦香亭一座,甚是寬敞,可設宴在內。我想當初在錦香亭上,訂葛小姐的婚盟,如今這里恰好又有一席錦香亭,可不是合著前次佳兆。”天然道:“如此甚妙。”鐘景期就發銀子,著馮元出去,到春明園中安排筵宴。天然寫了二個請啟,差勇兒到二處去投送。

  次日,天然戴著玲瓏碧玉鳳頭冠,穿著大紅盤金團鳳袍,月白瀟花湘水裙,叫勇兒隨著。又有二十名女樂,原是史思明家的,景期收在署中,這日也令隨到園中侑酒。一乘大轎,抬著天然,許多人役跟隨,到得春明園里。天然叫人役在園外伺候,只帶勇兒女樂進園。來到錦香亭上,觀看筵宴,上掛錦障,下鋪絨草,屏開孔雀,褥隱芙蓉,銀盤金瓶,玉杯象筷,甚是整齊。忽見一陣鼓樂,早報道:“東京葛小姐到了。”只見十數個侍女,引著轎子進來。碧秋冉冉出轎,見她頭戴綴珠貼翠花冠,身穿五彩妝花紅蟒,好似天仙模樣。天然降階迎入亭中,敘禮送坐。“丫環跪下獻茶。

  茶罷,又見外面報道:“欽賜的葛小姐到了。”天然起身下階立候了。許多侍婢擁著八人大轎,前面擺著兩扇“奉旨賜婚”的朱紅金字牌,后面又隨著一乘小轎。碧秋在亭中,心里憤憤的,只等她來,便要將葛太古家中事來盤倒她。那轎子到了庭中歇下,有女使將黃傘遮著轎門。這明霞出來,雷天然一看,見她頭戴五鳳朝陽的寶冠,身穿九龍盤舞的錦袍,原來碧秋站在亭上,因黃傘遮了轎子,所以看不見明霞。那明霞恰早看見了碧秋,便驚問道:“亭中可是我衛碧秋妹子么?卻為何在此?”碧秋聽見,嚇了一跳,定睛一看,大驚道:“我只道第一美女傳。是誰,原來正是明霞姐姐。”二人方走進來,那后面小轎里大叫道:“我那碧秋的兒呀,我哪一日不思著你,誰知你在這里相逢。”碧秋聽見是母親衛嫗的聲音,便連忙走下亭來。小轎走出一個婆子來,果然是衛嫗。母女二人,抱頭大哭。明霞也與碧秋揮手拭淚。

  雷天然看的呆了,便與她三人重新敘禮送坐。碧秋道:“家慈母在此,奴應當隅坐了。”明霞道:“若如此,倒不穩便,不如請衛媽媽臺坐了吧?”這碧秋依允。第一位明霞,第二位碧秋,雷天然主位,衛嫗向上臺坐。茶過一通,天然開言細問端的。她三人各將前后事情,細細說出。天然如夢方覺,連她二人也各自明白了。勇兒稟道:“筵席已定,請各位夫人上席。”

  雷天然猛省道:“我倒忘了,今日衛老夫人在此,吩咐快去再備一桌宴來。”衛嫗笑道:“今日之宴。非老婦所可與席,況且坐位不便。雷夫人不必費心,老身且先回去,只是今日三位須要停妥坐位。老身斗膽,僭為主盟,與三位定下坐次,日后共事經略公,如今日席間次序便了。”天然道:“奴家恭聽大教。”衛嫗道:“以前葛小姐與小女,不知分曉,并驅中原,不知誰得誰失。今已明白,那經略公原聘既是葛明霞。葛御史送來,也是葛明霞;圣上賜婚的,又是葛明霞。這第一座正位,不消說是葛小姐了。小女雖以李代桃,但既已來此,萬無他適之理,少不得同事一人。只是雷夫人已早居其次,難道小女晚來,到好僭越,第二位自然是雷夫人。第三個是小女便了。”

  三人大家悅服。衛嫗道:“今日老身暫別,只不要到館驛中去了,竟到小女船上,待她回來,好敘闊情。”說罷,作別上轎而去。天然就叫勇兒傳諭馮元,教他備一席酒送到船上去,勇兒領命而行。

  天然吩咐作樂定席。碧秋道:“若論賓主該是雷夫人定席;第一美女傳。若照適才家母這等說,就不敢獨勞雷夫人了。我們三人何不向天一拜,依次而坐。令侍兒們把盞吧!”葛明霞、雷天然齊聲說道:“有理!有理!”三人一齊向天拜了,然后入席。葛明霞居中,雷天然居左,衛碧秋居右,侍女們輪流奉酒。亭前女樂吹彈歌舞,宴完一齊起身作別,各自回去。

  天然到署中,將席間事體說與鐘景期聽了。景期大喜,就請高力士、李太白來說明了。擇了黃道吉日,先迎詔書開讀了,方才發轎到二處娶親。花燈簇擁,鼓樂喧鬧。不多時,兩處花轎齊到,掌禮人請出兩位新人。景期穿了平北公服色,蟒袍玉帶,出來與明霞、碧秋拜了堂,掌燈進內,雷天然也來相見了,飲過花燭喜筵。

  是夜,景期就在明霞房里睡。次夜,在碧秋房里睡。以后先葛次雷后衛,永遠為例。到得七朝,連衛嫗也接來了。又吩咐有司,尋著紅于的冢,掘去李豬兒誤立的石碑,重新建造純靜夫人的牌坊、廟宇,安排祭禮。景期與三位夫人,一齊親臨祭奠。祭畢回來,恰好有報,說仆固懷恩招降了賊將薛嵩、田承嗣等,河北、山東悉平。景期遂領了家眷,班師口京。先朝拜了天子,即就去拜謝郭子儀。

  是日,圣旨拜鐘景期紫微省大學士,平章軍國大事。景期謝恩出來,選了祭祀吉期,同三位夫人到父母墳上祭掃拜謁。

  朝廷將虢國夫人的空宅,賜與鐘景期為第。那葛太古也回京復命,與葛明霞相見,悲喜交集。景期就將宅子打通了葛家園,每日與三位夫人在內作樂。她三個各有所長,葛明霞賢淑,雷天然英武,衛碧秋巧慧,與景期唱隨和好。妻妾之間,相親相愛。后來葛夫人連生二子,雷、衛二夫人各生一子。到長大時節,景期將明霞生的長子立為應襲,取名鐘紹烈,恩陰為左贊善;將次子姓了葛,承接葛太古的宗祀,取名葛鐘英。因葛太第一美女傳。古的勛勞,蔭為五經博士。將天然生的一子,姓了雷,承續雷海青,雷萬春的宗脈,取名雷鐘武,以海青、萬春功績恩蔭為金吾將軍。碧秋生的一子,姓了衛,承頂衛氏宗祧,取名衛鐘美,后中探花。景期在朝做了二十年宰相。

  一日,同三位夫人在錦香亭上檢書,檢出虢國夫人遺贈的詩箋看了,忽然猛省道:“宦海風波,豈宜貪戀?下官意欲告休林下,三位夫人意下如何?”明霞、碧秋齊道:“曾記慈航靜室中達摩點化之言,說得意濃時,急須回首。相公之言,甚合此意。”天然道:“急流勇退,正是英雄手段。相公所見極是。”景期遂上表辭官,天子準奏,命長子鐘紹烈襲封了平北公。葛太古已先告老在家,與景期終日賦詩飲酒。景期與三位夫人。歡和偕老,潛心修養,高壽而終。后來子孫繁衍,官爵連綿,豈非忠義之報!有詩為證:乾坤正氣賦流形,往事從頭說與君。

  昧理權奸徒作巧,全忠豪杰自流名。

  玷毛寫出鴛鴦譜,潑墨書成鸞鳳文。

  聚別悲歡轉眼去,皇天到底不虧人。

  (全書完)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新濠天地 版權所有

天门麻将 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海南七星彩走势图分析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竞彩混合过关 秒速时时选结果 快三全天稳定计划 重庆时时下载 牛牛游戏官网 一分赛车开奖计划 老时时号码 看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直播 内蒙古时时快三走势 一分快三买大小技巧 5分赛车app计划 秒速时时有官方的吗 12选5电脑版